去老挝的首都看看老挝到底有什么

发布日期:2019-10-05 21:00   来源:未知   阅读:

  说起老挝,除了“社会主义”的标贴之外,也许“穷”是世人对它的普遍认知,历数整个老挝,确实也没有一处特别值得说道的标志景观,既没有吴哥窟那样的气势恢宏一亮相就震惊世界,也没有蒲甘那般迷雾团团有如身处古老梦境,它亦缺乏诸如沙巴、普吉那样水清沙幼,椰影丛丛的天堂海岛,这个狭长的内陆国度,长时间以来都安于一隅,从未站在旅行榜单的风口浪尖,去过的朋友对它的评价甚至处于两个极端,有说它民风淳朴,淡然如画,亦有人愤概它的官员腐败比越南有过之而无不及。

  平心而论,当我们结束在老挝的旅程,老挝给我的印象并不深刻,不像上一次在缅甸,每天都处于一种有如被时光冻结的气氛之中,兴奋而震撼,而老挝的街头巷尾,弥漫的是淡淡的闲散,景也淡淡,人亦然,可当时间过去半年之久,再度翻阅起老挝的照片,为什么同时也有一点点继而是一大波的怀念呢?

  那些拐角处的青山依依,路边生长的野草古树,宛如九寨秘境里的丛林幽瀑,从晨雾中缓缓走来的橙衣僧侣,像是沉浸在柔软的旧时光里,恍然如梦。

  我喜欢的作家村上春树,最近出了一本新的旅行随笔《老挝到底有什么》,不少人村上粉,因为看了这本随笔而开始了老挝的旅途,我亦是其中一名。

  飞往万象的飞机上,不禁也开始思索起类似的问题,老挝,到底有什么呢?是金三角湄公河行动里的混乱?枝繁叶茂下的古老佛寺?还是长年占据世界不发达国家榜单的清贫?

  元宝真的长大了,曾经他对安全带无比抗拒,发出像是被绑架般的哭闹声,死活不肯就范,如今竟能全程安静系着安全带,也懂得看舷窗外的流云,一边说飞机飞的高高的,我们在万里高空,无论是表达还是沟通,都比半年前,又进步了一点点。

  出租车载着我们驶向酒店,一路是低矮杂乱的民居,纵横交错的电线,www.77461.com,停在十字路口斑马线的间隙,还有拎着竹蓝的当地人敲着玻璃窗试图兜售矿泉水,入住酒店的对面招牌上用中文赫然写着“好好按摩店”……我才发现老挝的另一个译名“寮国”可能更接地气更为贴切,你看,连首都万象看上去也是个不折不扣的三线小城……

  老挝,是东南亚唯一的内陆国家,深藏在中南半岛的万山密林之中,澳门三合开奖结果搅珠论坛古称“澜沧王国”,在老挝语中,“澜沧”即“百万头象”之意,表明老挝大象很多,因此,我们古时也称老挝为“万象之邦”。

  然而首都万象却和“大象”没什么直接关系,它紧紧依傍在湄公河左岸,与泰国隔河相望,是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它并无“万象”这个中文译名所透露的恢弘霸气,也不是游客竞相追逐的地点,很多人只把它作为前往万荣或琅勃拉邦的过渡,存在感似可有可无。

  任何一个地方,唯有静下来,呼吸过那里的空气,听过那里的声音,用脚步亲自丈量过,才谈的上些许了解,我们对万象的认知与感受正是在两天里的闲逛中才一点点堆积。

  作为首都,万象确实处于高速发展之中,手机店前站着时髦浓妆艳抹的销售小姐,喇叭里放着快节奏的流行歌曲,有如长颈鹿脖子般的塔吊耸立在玻璃幕墙之间。

  一切的一切,与绿丛中隐现的寺庙佛塔,瓦房里飘出的咖啡香,身着花边筒裙、橙衣僧袍的行人异常契合……

  小汽车、摩托车、三轮车交叉往来,莫名和谐,大多数景点步行可至,稍微远点的,突突车是最好选择。

  最喜欢的是街头的水果Shake小摊档,大热天里,一大杯真材实料的水果Shake下肚,简直是解暑救星。

  我们在万象并没有什么非去不可的景点,然而万象有“庙宇林立的城市”之称,全城共有大小寺庙3百余座,哪怕我们没有目的,也还是邂逅了许多清修之地。

  去翁得寺完全是个偶然,去万象之前我对其并不知晓,各大旅行指南对它的介绍也甚为寥寥,不过是只言片语,连照片也少得可怜,它就在下榻的酒店附近,怒放的三角梅与古朴的寺宇相得益彰,脚步不自觉停下来,想一探究竟。

  翁得寺是16世纪根据赛塔提拉国王的旨意所建,曾在战争中毁掉,现在看到的是重建后的建筑,如今它的重要性体现在内有一个佛学院,老挝大部分的僧侣据说都在这个学院里学习。

  不收门票,只有零丁两三个游客,与国内寺庙动辄人头攒头的现象形成显著对比,就外形而言,老挝寺庙的风格与泰国、柬埔寨、缅甸的风格神似。

  元宝快乐的在寺庙之间穿行,生性如此,一到陌生的地方他有与生俱来的兴奋感,像个皮猴子上下乱窜。

  坐在一角的树荫下,忽然有种时光错乱之感,作为一个从小接受社会主义接班人教育的80后,我并不信佛,但此时此刻,看着翁得寺的一草一木,听着大殿里传来的诵经声,竟也能感到平静安宁,像是参悟到了一丝佛缘。

  米赛寺在翁得寺的对面,同样是不收门票,同样游客寥寥,意为胜利之寺,当年塞塔提腊王击退缅甸人后,班师回朝,为庆贺胜利而修建了这座寺庙。

  金色的门窗,富丽堂皇,却因蓝天白云而与自然融为一体,屋檐那像展翅欲飞的尖鸟造型,明快而灵动。

  中间的大殿内供养了一尊通体金灿灿的佛像,四面皆是佛经故事的壁画,是僧人平日诵经念佛之所,我们这些外来的游客,亦可进去参观。

  东南亚一年四季但凡天晴往往暑气逼人,奇怪的是寺庙没有空调,却毫不闷热,四面通风的廊台甚至不乏凉爽,大殿门外,一位略上年纪的僧侣颇有几许得道高僧的味道,不为外界所动,虔诚翻阅经书,自有他的灵魂世界。

  元宝爱猫,平时公园里看到猫咪就像看到亲人一般,一边叫一边兴奋的追猫,国内公园里的猫咪哪受的了这番架势,一溜烟逃得飞快,生怕遭遇什么魔爪。

  老挝僧人的午饭时间较早,才11点不到,就进入了享用斋食的时间,大概仍保持着小乘佛教里“过午不食”的戒律。

  当然,年轻僧侣的生活不可避免也受到了现代化的冲击,午休时间的长廊里,纷纷拿起手机,手机里,是另一个信息化的世界。

  可历史上的泰国与老挝曾经互殴多年,几百年来恩恩怨怨大小战役不胜枚举,1778年暹罗军队入侵老挝,万象的玉佛寺在战火中毁于一旦,最重要的圣物玉佛被暹罗人带到曼谷直至如今,并且在曼谷同样建造了一个用于存放玉佛赫赫有名的玉佛寺,当然之于泰国人的立场,这不叫“掠夺”,不过是玉佛的完璧归赵罢了。

  失去了玉佛的老挝人,耿耿于怀,但依然于1936年在原址上开始了对玉佛寺的重建,基本保持了原貌,佛寺基座的梯道旁有长龙护卫,煞是威严。

  主体建筑也吸收融入了几许欧式建筑的特点,回廊四周是高大的圆柱,圆柱及门窗尽是繁复的洛可可式雕饰。

  回廊四周是高大的圆柱,圆柱及门窗尽是繁复的洛可可式雕饰。回廊上放置了很多石雕佛像,雕刻精巧,神态各异,慈眉善目,注视着芸芸众生。

  此次出行,我们带了元宝平日最爱的几本绘本,之于当时两岁的元宝,这些绘本是安抚其情绪的神器,在那些精美平和的佛像前,在安静无人的回廊里,我们和元宝讲述了绘本里的故事。

  奔跑,永远是元宝所爱,从回廊的这头跑到那头,发丝飞扬,脸上是无可比拟的笑容,身为“親ばか”的我们,好像拥有了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