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葬中介暴利让人死不起”

发布日期:2019-08-06 07:20   来源:未知   阅读:

  不算请人打捞遗体花去的7万多元,单单从抬尸、运尸到火化,一家提供“一条龙殡葬服务”的中介公司就向家属收取了3万多元。其中,交到福州市殡仪馆的只有4000多元,剩余的2万多元全进了中介公司的口袋。胡先生说,“两个儿子死于非命,我们快崩溃了,还要被殡葬中介敲一笔;暴利的殡葬中介,让人‘死不起’!”

  接尸费 13周岁以下60元/具运尸费 270元/车次(仓山)遗体冷藏费 120元/天(冰柜冷藏停尸或冰棺冷藏停尸)

  今年10月19日,12岁的双胞胎兄弟笑笑、田田(化名),与同学到乌龙江边抓螃蟹,不幸溺亡(详见本报10月21日A04版)。中年丧子,他们的父母——在福州开店为生的胡先生夫妇痛苦万分。谁知,在安葬孩子时,“天价殡葬费”又在他们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不算请人打捞遗体花去的7万多元,单单从抬尸、运尸到火化,一家提供“一条龙殡葬服务”的中介公司就向家属收取了3万多元。其中,交到福州市殡仪馆的只有4000多元,剩余的2万多元全进了中介公司的口袋。胡先生说,“两个儿子死于非命,我们快崩溃了,还要被殡葬中介敲一笔;暴利的殡葬中介,让人‘死不起’!”

  两个儿子一下都没了,在悲痛中,跑狗玄机。胡先生办完了孩子的丧事,3万多元的殡葬费在这个家庭的伤口上再撒了一把盐。近日,胡先生致电海都热线,与海都记者联系。他认为,暴利的殡葬中介,是城市人“死不起”的幕后黑手。

  胡先生告诉记者,10月21日下午4点多,笑笑的遗体被打捞上岸,5点被运到停尸房,25日下午3点多在福州市殡仪馆火化;25日傍晚6点多,田田的遗体被找到,当晚7点多捞上岸,立即送到市殡仪馆火化。

  胡先生说,孩子的遗体被捞上岸后,从殡葬中介公司的接尸车里走下两三个人,用担架把遗体抬上车,随后开到殡仪馆进行火化。其间,未对遗体进行化妆、清洁,也未做任何悼念仪式。最后,殡葬中介公司收了3万元殡葬费(平均一具尸体1.5万元),此外,笑笑停尸5天,每天580元,花了2900元。

  胡先生及其家属告诉记者,收钱的是一个叫“黄枝”的男子,30多岁。收钱时,黄枝不让刷卡,不让转账,只收现金,还拒开发票。此外,黄枝的同伴还要家属买烟。几次催促下,胡先生只好买了一条“红七匹狼”给对方。

  殡葬费为何这么高?3万多元的殡葬费,有多少交给了殡仪馆,又有多少落进了中介公司的口袋?11月7日下午,在记者的陪同下,胡先生到福州市殡仪馆查询。

  殡仪馆收费大厅一个女工作人员看过胡先生出具的一张“福州市安详殡葬礼仪服务(连锁)有限公司委托服务预约单”后答复,“你的钱不是交给了殡仪馆,而是交给了社会上的‘一条龙’殡葬服务公司。”

  该工作人员说,这类提供“一条龙殡葬服务”的公司,在福州有很多家,是独立于殡仪馆的中介机构。经查询,胡先生的两个儿子,在福州市殡仪馆的实际收费为:笑笑的费用是2280元,天天的费用是2190元,合计4470元。这笔钱不到殡葬总费用的1/6。

  胡先生说,殡葬中介公司收完钱,只给他开具了两张“福州市安详殡葬礼仪服务(连锁)有限公司委托服务预约单”。这张预约单上列出了名目繁多的捆绑收费。

  预约单显示:“本公司代办火化礼仪一条龙服务,价格为5300元,包括火化费、汽车班次及殡仪馆各环节小费。如需办理遗体告别仪式需另收380元租用殓房费用。卫生棺1380元,豪华灵车530元,加急260元。”

  此外,其他收费还有:运尸费2300元,抬尸费1500元(3名抬尸人,每人500元),包扎费600元,太平间红包500元,冰棺运费160元,下棺费(一场)380元,花布袋代装灰(1套)360元,火化证50元,殡葬服务费(一场次)980元……

  最后实收,笑笑的费用是17800元(包括停尸费,5天,每天冰棺费580元,共2900元),田田的费用是15000元。胡先生认为,中介公司的不少收费都是巧立名目,比如太平间红包、下棺费等。

  而在福州市殡仪馆公示的、经物价部门许可的收费标准却低得多,比如普通平板炉火化费,13周岁以上380元/具,13周岁以下280元/具;接尸费,13周岁以上120元/具,13周岁以下60元/具;运尸费为270元/车次(仓山);遗体冷藏费120元/天(冰柜冷藏停尸或冰棺冷藏停尸);破碎、腐烂、传染病遗体包裹服务费为150~500元/具,包括一次性卫生包装袋。

  这家殡葬中介公司的收费这么高,胡先生为何还委托他们代办呢?对此,胡先生表示,这家公司不是家属联系的,是接警的派出所通知的。

  胡先生回忆,10月21日下午,渔民找到笑笑的遗体后,在场的金山派出所民警说,帮忙联系殡仪馆的车。很快,一辆破旧的面包车赶到,车上走下几个年轻人,当时未谈如何收费,只是说先收5000元定金,就把笑笑的尸体抬上了接尸车。等到25日,孩子的遗体火化前,殡葬中介公司才向家属开口,要收费17800元,并要求现金一次性支付。此前,未告知家属任何收费标准。

  胡先生坦言,当初没问清楚收费标准,家属也有一定责任,“当时,两个孩子一下没了,我们悲痛欲绝,没心力去细究殡葬收费的名目,况且接尸车是派出所民警通知的,我们也没多疑”。

  记者注意到,在“福州市安详殡葬礼仪服务(连锁)有限公司委托服务预约单”上,接尸地点写明“金山所”。

  “你们的收费为何是市殡仪馆的五六倍?”面对胡先生的质问,黄枝承认,火化一具遗体,他们交给殡仪馆的是2000多元,但“要给人红包,不然人家哪里肯帮忙(火化);尸体高度腐烂,没有一定的费用,没工人肯去抬(尸体);(尸体)那么臭,我们要不要赚钱?”

  找到黄枝后,胡先生要求黄枝补开一份正规发票。黄枝却说,他们没有正规发票。“工人抬尸体哪有发票?”最后,黄枝开了一张医院太平间的收据,上面也没写明是哪家医院。

  记者注意到,在黄枝开给胡先生的预约单上,注明是“福州市安详殡葬礼仪服务(连锁)有限公司”。对此,黄枝说,他们已经不属于安详公司了,现在的所属单位是一家私营医院太平间。至于哪家医院,黄枝不肯透露。

  昨日,胡先生又找到了当时出警的一名警官,拿出殡葬中介公司的收据以及市殡仪馆的发票,向其求助,“殡葬中介公司的收费,比殡仪馆的收费高出太多,你能不能让他们(中介公司)退还一点?”这名警官答复,殡葬中介公司如何收费,与他无关,如果对收费有异议,可自行与中介公司协商,或向物价部门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