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殡仪馆招聘要求经济类本科引发争议

发布日期:2019-08-21 02:36   来源:未知   阅读:

  因在殡葬人员招聘中要求“经济类本科学历”,苏州殡仪馆近期陷入舆论漩涡。实际上,早在多年前,该馆就已尝试提高招聘要求。不少大学生也通过考试进入了这家殡仪馆,在一线从事遗体美容、火化等工作。

  苏州市民政局一位负责人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和三十年前相比,现在的年轻人已逐渐从旧观念中挣脱,更能理性科学地看待这份工作。但社会对这份职业的冷歧视依然没有完全消除。

  三十年间,殡葬服务环境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不同年代的从业者又都承受了怎样的压力?现代快报记者先后采访了在殡仪馆工作至今的60后以及刚工作不久的90后。试着通过两个时代的样本对比,管窥这个行业跨越三十年的发展变迁以及发生在从业者身上的冷暖故事。

  今年50多岁的老赵已在苏州殡仪馆干了30多年。从遗体接运工到入殓师,几乎每一个岗位他都干过,这让他颇感自豪,常和同事说起。这份工作曾给过他希望,但也曾让他绝望。有些辛酸和委屈,他至今不愿回忆和触碰。

  老赵是苏州本地人,老家在乡下。30多年前,受条件限制,年纪轻轻的他没工作,除了帮家里干点农活,只能整日在村里游荡。

  “并不是游手好闲,那时不比现在,根本就没有工作机会。”老赵回忆,上世纪80年代中期,人们的思想观念比较保守,没人愿意和死人“打交道”。殡仪馆常常招不到工人,“实在没办法,就到农村去动员。也没什么效果,但凡有点办法,都不会干这个。”

  为生计,20多岁的老赵不顾家人反对进了苏州殡仪馆。到岗后老赵发现,几乎所有同事都是因为穷被逼选择了这份职业。“只想先临时干着,谁想到一干就是几十年。”如今,因工作认真负责,老赵已走上管理岗位。不过,他坦言,如果当初有其他选择,他肯定不会到殡仪馆来。

  在殡仪馆工作了30多年,老赵尝遍世间百态。刚入行那会,他很少跟人谈工作。即便有人问起,他也是想方设法糊弄过去。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在殡仪馆工作的消息还是逐渐在亲友间传开。此后,他经常遭受冷眼和嫌弃。就连好朋友碰到他也常说,“你怎么到那里工作了,就算给我一万块钱一个月我也不去。”

  “有一次,亲戚家的儿子结婚,他在电话里问我最近忙不忙,死人多不多。他可能只是寒暄,但我一听这话,觉得这亲戚是不是故意在提醒我,担心我去参加婚礼不吉利。于是我就说工作忙,没去参加那场婚礼。”

  老赵说,他在殡仪馆工作后,承受压力的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有家人。他还向记者讲述了另一位同事的遭遇。

  “他的小孙女在学校里,结果同桌知道她爷爷在殡仪馆工作后,不愿跟她坐一起,这对孩子的心理是会造成伤害的。”老赵说,同事的遭遇让他更为敏感,从不跟陌生人谈起自己的工作。老赵在采访过程中多次向现代快报记者强调:“真名就不要写了,我现在很看得开了,但我不想让家人受伤害。”

  老赵最难以释怀的事情发生在另一个同事身上。“我的一个同事,有一年放假回老家,结果就在他回去的那段时间亲戚家死了个人。村里人都埋怨是他把霉气带回去惹的事,硬生生把他从家里赶走了。”老赵说,自那以后,这位同事到死都没再回老家。

  尽管尝尽辛酸,但老赵从未想过离开。“开始确实是抱着临时干干的心态来的,后来虽然受过不少委屈,但在这里,政府和领导对我们都非常关心,想想,觉得那些委屈也不算什么。”老赵每年都要请假回去农忙。每次假期结束回来,领导和同事最先问他的总是“家里活儿忙清了吗”。

  老赵说,管家婆彩图大全中特白小姐,也许这句话在别人那算不了什么,但对他意义重大,“还想什么呢,什么工作都需要人干,好好干就是了。”

  高考那年,成绩不俗的王浩几经思量,填报了一所本科院校的社工专业,“我觉得这个专业比较好找工作。”

  到了大学,王浩发现自己对社工方面的工作并无太大兴趣,反而越来越喜欢殡葬服务业。此后,王浩主动向学校提出申请,将自己调剂到了该专业。毕业后,王浩报考了苏州殡仪馆,那一年恰巧赶上殡葬岗位报考热,所以接到录用通知时,王浩感到非常开心。

  同为90后的白萍,工作经历更为简单。高考那一年,她直接在志愿表上填报了殡葬服务专业。“我喜欢这个职业,所以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白萍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正因为爱好,投入的心血和精力就多。工作五年,她从事过葬礼主持和遗体美容两个岗位,从未出过岔子。

  白萍是一个干练的女孩,一旦确定目标,就从来不怕闲言碎语。从大学填报志愿到走上殡葬服务工作岗位,一切都在按照她的内心规划进行。她也从未向家人隐瞒过什么。当然,白萍的父母对女儿的工作也颇为理解。白萍决定从事这份职业,父母从未阻止,只是问她有没有做好承受压力的准备,“我说,这些我都知道,他们就没有再问。”

  “这只是一份普通工作,和记者一样,只不过干的活不一样罢了。”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白萍坦言,即便自己觉得没什么,但她也并不是逢人就提起自己的职业。有时候,当被不太熟的亲戚或邻居问起时,她也只轻描淡写地说在外打工。白萍强调,她这么说并不是怕被嫌弃,只是不愿意去回答一连串的奇葩追问,“懒得去解释”。

  王浩的情况和白萍基本相同,家里的至亲好友都知道他在殡仪馆工作,而且当他决定报考时,也没有丝毫压力。“我爸妈还有家里的亲戚都非常理解,岳父母也很支持。”王浩坦言,他自己虽然对这份工作没有任何偏见,但为了不让家人受到不必要的伤害,他从没将工作的内容跟邻居说起过。

  王浩和白萍的另一个共同点是:下班后,他们很少将工作上的事情带回家里说,也很少跟别人描述那些场面。“我和爱人约好,我俩回家后都不谈工作,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王浩说。

  王浩和白萍都是做遗体化妆、美容的,从早到晚面对的都是尸体。除了特殊情况,遗体美容师都是独自工作。在给遗体化妆、美容期间,工作间的门也通常是关着的。除了遇到有特殊要求的,或者遗体损伤严重的,才需要带上助手。

  “我在实习的时候就接触过尸体,也没觉得害怕。”王浩称,因为受过专业的培训,上岗工作后,尽管要长期独自面对尸体,但他很少感到害怕。不过,在第一次接触坠楼身亡的死尸时,他却怕得不行。“因为是从高空坠落下来的,当时就蒙了,整个过程只能看着指导老师做。”这次经历让王浩印象深刻。等到工作后接触多了,即便再遇到类似情况,王浩也不觉得害怕了。

  平均每天,王浩和白萍各自都要给二十具左右的尸体进行化妆整容。碰到车祸、坠楼等突发事件的死者,他们还要将残碎的尸体缝合、拼接到一起。虽然是女孩子,但白萍也从未感觉害怕。也正因此,有人说白萍是“女汉子”,但她并不认同。

  说到这个话题,王浩坦言,因为不会笑,经常被妻子拿来当笑料。不过,他解释说,自己笑容少,有工作的因素,也跟自己的性格相关。

  相比之下,白萍的笑容似乎更为少见。大学毕业后,白萍就到殡仪馆工作,曾做过好几年的葬礼主持人。这个岗位对仪表、妆容的要求更高,如果控制不住,在别人的葬礼上失笑,不但会遭到死者家属的责难,香港一点红管家婆彩图!也丧失了对这份职业应有的尊重。

  “完整地办好葬礼,给逝者以尊严,是我们的职业操守。如果这个都做不到,根本就不适合做这个工作。”白萍认为,每个行业都有对应的妆容,大多数要求笑脸相迎,但殡葬行业却必须板着脸、保持肃穆。在她看来,是性格使然,才使她走上这个岗位。当然,她坦言,脸上笑容越来越少,和工作中长期板着脸也不无关系。

  自从到殡仪馆参加工作后,王浩就很少去想未来的工作规划。“我入这行不长,谈以后还有点远,先把事情做好。后面的事,以后再说。”

  尽管没有做明确的规划,但王浩透露,工作两年来,他的专业技能得到了不断提升,这让他感觉未来很有希望。王浩介绍,从事这份工作以来,他有了很多感想。“有些突发性的死亡,比如交通事故什么的,看上去触目惊心,见多了,我就觉得以后一定要多注意。”王浩称,由于每天直面死亡,他对很多事情的后果看得比一般人更为清楚,这也让他变得越来越谨慎小心。

  白萍也很少去规划未来。在她看来,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白萍从未后悔进入这个行业,“我喜欢,所以报考到这个专业。如果重新再报,我还会这么选。”从业五年,听到许多逝者的故事,这些让白萍对眼前的生活倍感珍惜。

  这30年,变化的不仅仅是思维观念,还有硬件设施。苏州殡仪馆的一位负责人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30年前,殡仪馆的火化炉大多用的是柴火。此后,柴火逐渐被煤炭以及燃油替代。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如今的火化炉已经用上了燃气,更为环保、科技含量也更高。

  伴随着设备的不断升级,殡葬行业对人才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据了解,在不久前发布的《2017年苏州市市属事业单位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岗位简介表》中,苏州市殡仪馆招聘的两个殡仪服务岗位,就要求报考者具备经济类本科学历。

  苏州殡仪馆上述负责人表示,殡葬行业要发展,就一定要依靠人才支撑。实际上,早在2005年,苏州殡仪馆就逐渐提高了招聘标准,多年来也陆续招录了很多大学生。据了解,从2015年6月至2016年12月,苏州殡仪馆就先后录用了11名工作人员,其中包括七名殡仪服务员,涵盖主持与播音、工商管理、物流管理等多个专业。

  目前,这些新招录的大学生全都在殡仪馆一线岗位从事相关工作。“现在不像过去,未来的殡葬行业还会更加市场化,我们也要往这方面考虑,让服务更加多元化,努力满足家属的要求,让逝者有尊严地走。”上述负责人如是说。

  在采访过程中,苏州市殡仪馆一位负责人表示,尽管殡仪馆很早就开始招录本科生,但以前报考的人很少,“基本上招1个人,报名的人数刚刚够开考或者稍微多出一些。”最近几年,报考殡葬行业的大学生越来越多。2015年,殡仪馆计划招聘6名员工,结果引来了近90人报名,而且“80%以上是本科生”。更早的时候,甚至还出现过62个人抢3个岗位的情况。

  苏州市民政局一位负责人分析认为,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愿意到殡葬行业来。虽然这和相应岗位提供的待遇不无关系,但也从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青年人择业观的变化,“放在以前,很多人都会说,给我再多钱也不干。”

  对此,苏州市民政局一位官员表示,和所有的职业一样,殡葬服务工作也是一份普通工作。为了顺应时代的发展,殡仪馆在人才招聘中提出相应条件就引来各种议论,说明社会对这个行业的冷歧视还没有完全消除,没有真正把它当作一份普通工作来看待。“我觉得提出质疑的人,才最应该受到质疑。”这位官员如是说。

  苏州殡仪馆一位负责人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如今,社会的包容度提高了,但一些人对殡葬行业的偏见还没有完全消除。实际上,殡葬行业从业者非常辛苦,每天面对逝者和逝者家属。为了能宽慰家属的心情,让逝者能走得有尊严,脸上连一丝笑容都不能有。而且,稍有不慎就会引来家属的责骂和投诉,平时受的委屈很多。

  “按说这个社会已经高度文明化了,对我们的评价以及青年的择业观都变得理性客观了。但我总觉得我们跟社会之间好像还有那么一点距离,被一种看不见的东西无形隔开了。我们想融入社会,跟其他行业一样得到认可和尊重,社会上的大多数人也希望我们能这样,但就是有个东西打不破。”上述负责人如是说。他认为,殡葬行业从业者理应受到更多的理解和尊重。

  江苏省政府确定十大督查要点 建立问责机制24日,省政府2017年度督查工作要点公布。根据省第十三次党代会、全省经济工作会议和省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部署要求,今年着重围绕10个方面…【详细】

  石泰峰常州调研制造业企业:更优环境助力转型2月24-25日,省长石泰峰赴常州调研制造业企业。他强调,要认真按照省第十三次党代会和省两会对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振兴实体经济的总体部署…【详细】

  南京推行“弹性离校”一周:家长期待多点弹性南京大力推行“弹性离校”,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游府西街小学的“弹性离校”政策堪称样本,该校有三分之一学生申请“弹性离校”…【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