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阳泉殡仪馆殡葬女工李桂红用爱心为生命送行

发布日期:2019-08-23 12:42   来源:未知   阅读:

  1984年7月,李桂红初中毕业,和众多的花季女孩一样,她也想过上大学,想过当女兵。没想到,那一年殡仪馆招工,在民政局工作的父亲动员她去报名,这引起了家里的轩然大波。母亲指责:“到那个鬼地方上班,成天和死尸打交道,以后谁敢来我们家?”亲朋好友纷纷劝阻:“到火葬场上班,俺们都跟着抬不起头。”就连左邻右舍也劝说:“老李啊,你是民政局的职工,给女儿找个什么工作不行,去那里可别是耽误了女儿的将来呀!”一片反对声中,李桂红犹豫了很长时间,在父亲试试看的劝说下,她忐忑不安地去殡仪馆上班了。

  上班第三天,李桂红就做起了搬尸工。至今她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下乡殓尸的情景。在阳泉郊区一座山上,由于坡陡无法通车,李桂红和同事抬着高度腐烂的尸体下山。腐尸的臭味、内心的恐惧,李桂红强压住哭声完成了工作。回来后,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半个月下来,人整整瘦了一圈。整天与尸体、哭声、黑纱为伴,李桂红的心情灰暗到了极点。三个月后,同来的两个女同事,都离开了殡仪馆,李桂红也想到了走,但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却改变了她对殡仪工作的认识。

  一次,一位外地死者被送到殡仪馆,尸体的某些部位已化脓,李桂红顾不上这些,精心为其清洗。站在旁边的死者家属感动得热泪盈眶,连声道谢。第二天,看着死者的亲属捧着骨灰盒离去,李桂红想:使死者安息九泉,让活着的人得到慰藉,这样也是人生价值的体现呀!上班后常常以泪洗面的李桂红,第一次开心地笑了!

  工作一年后,父亲给李桂红联系好了新工作,但李桂红告诉父亲,自己准备留在殡仪馆工作。母亲流着泪劝阻道:“你在那里工作,连对象也找不着!”李桂红则说,蓝月亮高手心水主论坛。善待逝者为生命送行,安慰生者为人间添爱,就是我的理想。李桂红很快转正,成为殡仪馆第一个女殡葬工。

  运尸、火化是李桂红的本职工作,在工作中她发现许多家属都希望能让逝者的遗容得到装扮,而这方面的人手又奇缺。这样,李桂红又开始学习给尸体整容。

  给尸体整容,理发、洗脸、刮胡子、擦粉底、胭脂,道道程序李桂红都一丝不苟。一次,殡仪馆收了一位遇难矿工的尸体。为了减轻死者亲属们的悲痛,在向遗体告别前,她一遍一遍用热毛巾清洗、敷压遗体,使皮肤尽量恢复原来的光泽;一点点用棉纱垫起变形的遗体,使遗体尽量重现原貌;一针一线缝接破碎的皮肉……忙了整整一个晚上,她和同事终于将死者身体恢复了原状。第二天,当死者亲人看到逝者安详的容貌时,拉住李桂红的手感动地一句话也说不出。

  李桂红告诉记者,在工作中自己是一个忘我的人,但在家里,自己不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由于工作突发性强,李桂红基本上没有安心度过一个节假日。按当地乡俗,很多家属都要在火化前的晚上给逝者送别,所以,晚上义务加班又成了李桂红的常事。在儿子的童年记忆里,最亲的人是奶奶,而不是妈妈。他在日记里写道:别的孩子能跟着妈妈出去玩,而我却不能。

  “殡葬工是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理解和支持。”说到这里,李桂红眼睛湿润了。参加工作后,由于一些人的偏见,同学们很少跟她来往,亲朋好友家里办喜事也避讳她,嫌不吉利,甚至儿子在学校也常常受到同学的冷落。一次,打车去单位,司机听说她是殡葬工后,掉头就走。但李桂红没有计较这些,在李桂红的家中,记者看到了一摞又一摞的荣誉证书。她说,自己得到的比失去的多。

  在工作中,李桂红找到了人生的坐标,也收获了爱情。李桂红的爱人陈捍东也在殡仪馆工作,他们是单位里受人羡慕的一对,两人在工作中互相支持,生活中互相体谅。提起当年的事李桂红依然甜蜜,当年家人都不同意这门婚事,是自己的坚持才有了幸福美满的家庭,李桂红很珍惜眼前的一切。

  谈起李桂红,馆长卢效平感慨万分,组织上多次要给李桂红调换工种,她都拒绝了。李桂红有自己的解释:“女同志做殡葬工,比男同志更细心,更容易做好。自己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就要走下去!”

  猴娃儿曾繁胜,其母与不明人形动物所生,身高两米,头小臂长,体势佝偻,表情诡异,半兽半人。想知道这一天下奇观是如何被报道的吗?请用户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