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武汉一老师跳楼留绝笔称想活在更有人情的世界(外一篇)

发布日期:2019-08-26 23:22   来源:未知   阅读:

  新京报快讯(记者石茹)11月8日,周四下午4点左右,武汉钢城十一中数学老师张明举从学校教学楼四楼一纵而下,跳楼身亡。

  根据张明举家属叙述,11月8日下午四点左右开完党代会,张明举回到教学楼用手机写了署名的绝笔信,先是发到了青山区数学老师的教职工QQ群里。下午4点14分,群里显示张明举发送的消息被群管理员撤回。4点15分,学校监控显示,张明举纵身一跃,跳楼身亡。

  张明举今年44岁,自杀前是武汉钢城十一中初二年级的数学老师。武汉钢城十一中是武汉市青山区的一所重点初中。目前钢城十一中初二年级共有8个班,张明举是初二1班和2班的数学老师。

  张明举的学生回忆,张是一个有趣的数学老师,对待学生很好。在事发的周四当天还给学生上了数学课。到了下午第二节课,一些同学在上体育课的时候,还有学生看见张老师趴在楼道的栏杆边上。

  张明举留下的署名绝笔信中称,他于2008年来到钢城11中,至今正好10年。来的时候刚与妻子离婚,孩子刚刚一岁半。此后一个人抚养孩子长大。两年后,被分配当体育班的班主任,文化课管理极其辛苦,加之一个人带孩子,每天来回武汉汉口两地。身体状况一度堪忧,班主任职务被换掉。后来中考奖励,他拿到手的奖励最少。

  由于对学校的工作安排、绩效考核和晋升制度的不满,张明举感到生活艰难,长久沮丧和失眠,想要离开人世。

  在绝笔信的最后,张明举说,希望生活在一个更加公平更加有人情味的世界。他说他无愧于教师这个称号,已把教学生涯中最好的10年奉献给了十一中。

  张明举的同事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这封绝笔信内容学校老师们都看过,“他是离婚状态,个人生活不如意。”

  10月6日16时,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经济学系系主任金煜,因病医治无效逝世,年仅39岁!

  10月11日上午8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学院教师赵艳云在华中科技大学旁听课程时突然心脏骤停,不幸去世,年仅35岁!

  赵艳云,83年生人,博士,治学严谨,在师生间有着良好的口碑。有着很好的身体素质,还参加过教职工马拉松比赛,获得过前五名,被称作是运动达人。

  可怜赵艳云的3岁女儿,和尚在哺乳期的幼儿,早早就没了父亲,妻子失去了人生伴侣,年迈的父母失去了最好的依靠……

  前一段时间,班级生病的学生比较多,每天都有五、六位同学请假。有位学生找我批假条时,天真地问:“老师们的身体真棒!天天和我们在一起,竟没见你们生过病!”

  坐我旁边的张老师,近日高热不退,胸闷不已,但他硬是咬牙坚持上课,放学后才去医院输液,如此挺了一个多星期,望着他下过课坐在椅子上虚脱的样子,我心里隐隐作痛!

  无数悲惨的事实告诉我,一旦老师坚持不下去,不得不请假离开讲台时,又有多少人能等到重返讲台那一天?

  2015年3月25日上午,中牟县外国语学校初三班主任李军胜因病猝然离世,年仅36岁。在离世前,心口疼痛的他还在坚持给学生们上课。

  2016年1月14日,泰兴济川中学,36岁的吴萍老师在监考中死去,等到交卷结束,才被人发现。

  2017年11月17日晚7时许,扬州市宝应县实验初中西校区年级部主任、初一(28)班班主任、英语老师简高峰猝死在下班途中,时年41岁。

  2018年9月15日,星期六,下午4点52分,孝昌县第一高级中学物理教师彭东平在连续上了四节课时突然发病倒在讲台上,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4岁……

  我认识的老师很少有夜里12点前睡觉的,因为在我们这儿,初中高中实行寄宿制,初中早上6:50上课,晚上8:40放学,高中早上5:50上课,夜里10:00才放学。教师既要教书授课,还有忙不完的各种迎检,天天加班加点,身体健康令人担忧。

  在一些不了解老师的人心中,老师的工作很清闲,每天只上几节课,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旱涝保收,搞不明白为什么要加班加点干工作?

  作为一名中学老师,我不清楚高校老师的工作压力,但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与其他艰苦行业相比,中小学老师的工作压力有过之无不及!

  老师的工作任务更是繁杂,工作时间远超法定时长(大部分县、乡中学都有早晚自习,两到三周星期一次),评优晋级更难、学生越来越难管,每天都要面对巨大的升学压力、成绩排名压力,精神及经济的多重压力,老师们不堪重负!长期遭受职业病困扰,身体健康状况和心理健康状况堪忧。

  6月5日清晨,被人们亲切称为“朗读校长”、“厕所校长”的赣州四中“明星”校长刘爱平(49岁)不堪工作压力与抑郁症折磨,于教学楼纵身跳下,120在现场宣布抢救无效死亡。

  7月12日,洛阳市新安县第二高级中学女教师张会芳因工作压力大携女自杀身亡!白小姐四句中特,年仅35岁!自杀前,她留下了一份沉重的遗书:

  9月13日早晨6时许,洛阳第十七中学52岁教师王宏召沮丧地爬上学生宿舍楼顶,编辑了生前的最后一条短信:

  “我是自杀,以此表达对教育局及学校的失望,原来拖欠工资 ,现在各种各样的检查乱七八糟,培训名目繁杂,职称不公”,“期望真正的教育”。

  我们用大数据说线年,腾讯教育联合麦可思研究所对中国教师生存状况进行了调查,样本范围达到全国,六合现场开奖结果。各年级教师共41万名。

  近些年,社会各界呼吁关爱学生,给学生“减负”的呼声可谓不绝于耳,一浪高过一浪,据统计,自1985年以来,教育部下达49次“减负令”。

  2017年7月,新教育研究院发布了《关于“减少教师非教学工作”的调查报告》引起了很多教育工作者的关注,报告显示:“占用教师工作时间的工作,并非全是教育教学工作,真正用于教学及相关准备的时间在整个工作时间中占比不足1/4,剩下的3/4是更为耗时耗力的非教学任务。”

  ,必须减少流于形式、重复性的和其他不必要的评估检查,减少无关的会议、无实质意义的考核达标,减少教师非教育教学活动,让他们能够静下心来教书,潜下心来育人。

  ,真正落实教师实际收入高于或不低于公务员实际收入,让社会尊师重教蔚然成风,让老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让我们翘首以盼!

  最近,家长辅导孩子做作业气出脑梗一事在网上炸了锅,引发无数网友共鸣,“最怕的不是上班辛苦,而是回家教娃做作业”。

  比起这位家长,小磊哥更心疼老师们。家长的辅导对象是一个孩子,而老师却是一个班的孩子,这就要求老师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脏,把耐心、细心和责任心全部装进去。